可林网络广告条
文学首页 | 小说 | 诗歌 | 散文 | 随笔 | 推荐 | 文集 | 文学吧交流区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 >> 铿锵在线 >> 铿锵文学 >> 小说 >> 你不是昙花
 
你不是昙花

 

 

文/ 水如玉

 

  我在一个美丽的小镇开了一个小小的美容美发店,这是我在三十岁时做出的自己的选择,可能自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一个女人,一个梦幻的女人,一个不在乎世俗的女人,一个为理想而奋斗的女人,经过两年的努力,我为了学技术,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积蓄,在小镇上开了一个简陋的店子,与父母同住。
  在我的店子开张不久,就有了一个熟客,她叫王梅,是一个家庭主妇,平时在家照料女儿的学习和生活。她女儿在上高中了,每天她上午做家务,下午就来理发店聊天,或者做做发型,她是属于不太挑剔的客人,如果,我不小心把她的发型弄得很难看,她总是坐在椅子上,把头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直夸我的发型很好看,从来在她嘴里听不到苛责的话语,总是细细柔柔的赞美我的手艺与我的服务。其实,我心里明白的很,就凭短短的两年时间,要想搞好这一行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对她特感动。毕竟,刚刚创业,需要被人安慰嘛。
  我总对母亲说起她的好,母亲的脸上总是浮现起怪怪的笑脸。我真想不通,她每天都打扮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长得也清秀可人,脾性也好。对着母亲对她那种奇怪的态度,我很生气,甚至我几天都没对母亲说话,我想不通,为什么母亲对她还有小看的意思 。只是我隐隐的感觉到,她在那个小镇上有着人尽皆知的故事。
  那天,王梅满面春风,喜气洋洋,一大早就来到我的小店,叫我做个最美丽的发型。恰巧,我店里的生意很忙,我是顾了这头,又顾不了那头,但是,王梅静静的坐在凳子上等待,脸上有着焦急的神态,我想,她肯定会有比较重要的事情。终于,轮到给她作发型,而她要做最费时的离子烫,并且,还要上明丽的葡萄红。想着她今天如此重视她的形象,我也尽我努力做好我的本内的事。大约在快要到十二点左右,她的女儿来接她了,同样,她女儿脸上也充满了幸福与激动。原来,从她们轻快的话语中听出,王梅的丈夫要回来,她们母女俩欢天喜地的样子,我好生纳闷,不就是一个当家人回来,何必搞的这么隆重,终于为她们做好发型,看着她们欢欢喜喜的离去,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晚上到家,母亲告诉我,家里的昙花要开了,希望我陪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起赏花。我便以要求母亲讲讲王梅的故事为代价,陪她老人家开昙花的瞬间开放又瞬间凋谢。母亲长叹一声,王梅可是苦命人啊。原来,王梅的老公已经有人了,并且,他们同居好几年了,还生了一个男孩,而王梅又不愿离婚,他丈夫便每月按时寄生活费给她两娘母,王梅因为长期冷冷清清的生活,以致于她的脑子都有点问题了。我听了母亲的话,直对母亲说,她怎么这样啊,她可以离婚啊,可以寻找自己的幸福生活啊。母亲摇了摇头,直说我不懂。我真的好替王梅惋惜,这么好的女人,为何要在一棵树上掉死呢。
  后来,王梅再也没有来过我的小店。为了生活我关闭了我的美容美发店,就在小镇找了一份加油员的工作,每天忙忙碌碌的,很快就把她淡忘了。
  有一天我上街,看见她软软的躺在她父亲那陈旧的沙发上,不修边幅,眼神呆滞,一副自暴自弃的令人心酸的摸样。回家问母亲,母亲说王梅离婚了,大家都知道,她神经受了刺激,准备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听了母亲的话,我有点后悔,因为,我也曾经遭遇了她同样的经历,我也曾经徘徊在不幸的婚姻的边缘,我也离了魂,也经历了痛苦,可是我却挺过来了,而以前在与王梅认识的时候,没有告诉她,不幸的人不是她一个,是很多很多。
  母亲告诉我,昙花又要开了。我喃喃的对母亲说,希望王梅不要做那凄美的昙花,珍惜生命,挺过这一坎。


2007年12月4日18:27 发表 | 栏目编辑:陈澄澄
本文共有评论 2 条 | 鲜花已被阅读过 4391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 作品版权所有,如需要转载使用,请先联系我们同意,并经过作者授权允许后才可以刊登。谢谢合作!

 
您的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评论必须审核后才显示出来


Copyright © 2003~2020  铿锵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ICP05010100  广东网监备案号:4451213010701   本站服务器提供:可林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