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林网络广告条
文学首页 | 小说 | 诗歌 | 散文 | 随笔 | 推荐 | 文集 | 文学吧交流区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 >> 铿锵在线 >> 铿锵文学 >> 小说 >> 变形少年泪
 
变形少年泪

 

 

文/ 燃烧的雪野

 

  周少良是远近闻名的商人、大亨,意满志得,功成名就。没有人不相信他的生活应该是轻松惬意、幸福美满的。
  然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的15岁的正在上初中的独生儿子周洲却让驰骋商场、游刃有余的周少良焦头烂额、一筹莫展。
  周洲在学校的学习成绩差到经常居全班倒数第几位,而且迷恋网络游戏,经常逃学旷课,一头钻进网吧,玩得昏天黑地,一般是经过家人和老师的苦苦寻找才不情愿的回家、上学;正经书本不看,反而热衷连环画和武侠小说;不仅恶习难改,厌倦学习,还结交了一帮朋友,寻衅滋事,打架斗殴。
  周少良这样总结儿子周洲:成绩最差、脾气最大、玩心最强、爱心最少、“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玩世不恭、为所欲为。
  妻子工作忙,女人特有的母爱使她对儿子的管教力不从心;周少良又经常不在家,或者回到家想说教儿子一番的时候,要么儿子睡了,要么就是对他摆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叫周少良一天的好心情消融殆尽。而且他感到他的说教越来越叫周洲反感,不仅不听教导,反而争辩和顶嘴了!作为父亲的周少良,因为儿子的叛逆感到家长的威严受到蔑视,这使得他几度盛怒之下,对儿子动了拳脚。最惨烈的一次,是把逃学三天的儿子从网吧里找回家,暴打一顿后,将儿子双手双脚用铁链锁在他的床上。骂了打,打了再骂,倔强的周洲不掉一滴眼泪,以示他的不屈。
  父子之间横眉冷对,感情日渐淡漠。周少良那严厉得近乎残酷的管教非但没有驯服周洲,使他改邪归正,反而使他破罐破摔,向邪路上越走越远!
  当有一天周少良去开周洲的家长会,了解了周洲在学校的诸多不良表现后,盛怒而羞愧他不顾很多家长和老师在场,劈头盖脸对周洲一通猛训。尽管竭力克制,但他的厚实的巴掌还是不自觉的轮到了儿子的脸上。周洲捂着脸,用陌生而仇恨的眼神恶狠狠的怒视着父亲,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要和你断绝关系!”。之后愤然而去。
  那一去,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周洲要么住在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家,要么全天在网吧。他不想见到父亲,尤其父亲那张威严冰冷的脸。
  父子的隔膜与日俱增;本来就不够深厚的感情却与日递减。周少良觉得自己心力交瘁、疲惫不堪。
  豪华宽大的房子、应有尽有的高级家私和生活设施,因父亲的怒吼和儿子的反叛形成的剑拔弩张的气氛,使得本应幸福惬意的家庭生活变得冰冷而索然。
  偶然看到电视上一个节目,是介绍西北一个偏远山沟的少年陈大虎由于母亲在外打工,自己照顾年迈的爷爷和幼小的弟弟妹妹的故事。画面中大虎天不亮就起床,挑水做饭、伺候爷爷、照顾弟妹。里外忙活完毕,再和弟妹一起翻越一座山包,去远在十几公里外的学校上学。
  大虎和周洲同龄,都是15岁。
  第二天,周少良忙不迭与电视台取得联系,说明自己让儿子周洲和大虎调换角色的想法——周洲去那里做一段时间大虎,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感受一个用稚嫩的肩膀,过早担当家庭重任、做家庭顶梁柱的同龄人的生活。他只期待这样的体验,能使周洲麻木的心灵获得一丝触动。
  周洲是个喜欢新鲜刺激的孩子,一听说不用上学,还要去一个新地方玩,并有电视台的叔叔跟着排片子,竟然爽快的答应了。
  去大虎家的火车上,周洲兴高采烈,欢腾跳跃,俨然出笼的小鸟。仿佛过去的压抑和郁闷,渐渐随着道路的向前延伸而被远远的甩在身后。未知的世界对这个纨绔少年来说,新奇而充满诱惑。他觉得只要没有父亲严厉的目光和冰冷的斥责,没有成堆的书本和作业,他就是最开心的、最快乐的。
  展转迤俪,都市的繁华与喧嚣渐渐淡去。一寸寸接近他的脚步、一点点映入他的眼帘的,是灰蒙蒙的天空、光秃秃的山岭、弯曲曲的山道、稀拉拉的村落、冷飕飕的寒风和偶尔见他们一行人经过,停下放羊的脚步、呆愣愣观望的山民。
  周洲身无分文,这是事先说好的,他必须象大虎一样的简朴。没有人帮助他,没有人给他钱物。未来的七天,他只有大虎留给他的十五元钱的生活费,用以作为爷爷和弟妹及家庭所有的支出。
  贫瘠荒凉但是与都市纷繁相比,却别有一种纯净与神秘感的山村,让周洲对这个全新的环境充满了好奇。
  第一天,周洲在大虎的弟弟二虎带领下漫山遍野的跑了个够。捉兔子、挖老鼠、上树掏麻雀、下河沟抓鱼……实在没得玩了,那只年龄可以和爷爷平辈的老羊,成为周洲的坐骑。从来也没有担当过此等大任的老羊,论体力和身高无论如何也难以支撑相对“高大”的周洲。可怜的它在无助的“咩咩”声中惊慌失措,频频失足。周洲不时被摔到地上,滚的满身是土。但是他很开心,并被羊的滑稽样子逗的哈哈大笑。
  夜晚来临,笑闹了一天的周洲累了,饿了。但是,这里的人们每天只吃两顿饭,也就是说,晚上是没有饭的。周洲的肚子“咕咕”叫不停,吵着二虎给他找吃的。二虎无奈,把第二天的早餐拿给他吃下,方才安然。
  夜晚很长,小哥俩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
  二虎:“我们这里很苦,你来了受得了?”
  周洲:“除了吃的饭少,别的还蛮好玩。比在家里好……”
  二虎:“这怎么比你的家好,你家在大城市,还那么有钱……”
  周洲:“我在这里,可以没有爸爸打我、骂我……”
  二虎:“我倒想有爸爸打骂,可是……”
  周洲:“怎么了,你爸爸呢?”
  二虎:“我爸爸在我三岁的时候就死了……”
  ……
  二虎的鼾声响起来,周洲的眼睛在黑暗里眨巴……
  
  这天是阴司的节日。二虎的姑姑早早从婆家赶来,买了纸钱和供品,喊上二虎走向爸爸的坟茔。周洲可以不参加,但是他还是跟了姑姑和二虎,一起跪在了亡灵面前。
  “哥啊……你丢下这么小的孩子就走了,也不管他们了……你一定很惦记他们……我特意来告诉你,孩子们挺好的……”姑姑的唏嘘透着无限的怀念与辛酸。
  “爸爸……”二虎未曾开口,早已泪流满面,“……我好想你……我妈我哥我妹都想你……妈妈在外面打工,我和哥哥在家照顾爷爷和妹妹……你放心吧……爸爸,我大了、懂事了,不叫你操心……”小小的人儿,长跪不起,抽泣声和着凄凉的风声,撞击着周洲的心门。他一向麻木不仁的样子渐渐变得严肃深沉,一向游离的眼神渐渐变得庄重。一滴、两滴……泪水从很少温热的眼窝里涌流下来,挂在下巴上,砸进土里……
  这晚周洲不得已又吃了二虎和妹妹的第二天的早点睡了。
  早晨天冷,周洲没能起来代替大虎给爷爷和弟弟妹妹准备早餐。大家什么也没吃,爷爷去放羊了,兄妹俩空着肚子去了学校。周洲一觉睡到半晌,起来懒懒的、无所事事。爷爷耳聋,无法交流;身边没有其他人,他屋里屋外,躺下起来,一时感到饥肠辘辘……
  翻厢倒柜没有任何吃的,他想起了大虎留下的十五元钱。踟躇良久,终于走进了村里的小卖部。
  生活费没有了,爷爷弟妹要挨饿了,周洲那刚刚享受过面包和火腿肠的愉悦,很快被即将面对的全家的窘境而冲淡。他傻眼了,无措了。从来没有过的内疚与沉重,使得他一向玩世不恭的脸,变得严肃、灰暗。
  姑姑建议将一袋枣子拿到镇上卖掉,换点钱。周洲觉得自己有责任做这件事,便乖乖的上了姑姑赶的驴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集市上。但是天到黄昏,枣子一个也没卖掉。周洲的肚子自然一天没进食,但是他的沮丧和自责远比饥饿感要强烈的多!他拒绝了姑姑经过反复掂量,花五毛钱给他自己买的一个烧饼,默默的垂着头,眼泪扑簌簌滴落……
  二虎想念半年没见面的妈妈,周洲热心的陪伴他在凛冽的寒风和凄迷的小雨中走向妈妈打工的地方,一处杂乱的建筑工地。当他们终于见到二虎的妈妈的时候,他们都愣愣的呆住了。
  二虎说妈妈在镇上做生意,周洲以为他的妈妈也会象自己的妈妈一样,干净整洁、漂亮大方。但是眼前被二虎唤作“妈妈”的中年妇女,头发凌乱、面容黑黄、身体干瘦,怀中抱着叠到下巴的砖头、正准备向楼梯上攀登。她也许因为对儿子撒了谎,如今被儿子识破而显得极不自然。她并没有一般母亲见到儿子的欣喜,只的淡淡的说着:“你怎么来了,儿子……”她并不停下脚步,继续向上吃力的攀登……
  二虎的小脸上泪雨混合,他只在深情的叫了一声“妈妈”后,嗓子就象被什么噎住一样沉默了。他凝望着妈妈越登越高的沉重的脚步,目光里悲哀与痛楚交织……
  妈妈早已泪流满面,或许因为克制心中的酸楚,直到默默的把沉重的砖头放在新盖的房子里,她才走下楼梯,把单薄的、被风雨吹打的瑟瑟发抖的儿子抱进怀中。母子俩的相拥而泣……
  周洲的眼窝发热,泪水汹涌……
  他脱下自己的羽绒服给二虎穿上,二话没说,搬起砖头,一步步走上楼梯……
  他干的十分认真,因为他知道二虎妈妈的工钱是以搬砖头的数量而计的。稚嫩的手被砖磕碰的流了血,洁净的夹克衫满是泥水,他全然没有在意。任凭风吹透了他的衣衫,雨浇湿了他的头发,他只是奋力做着一切……
  二虎的妈妈不忍叫周洲随她去吃工地那简单的饭食,特意请周洲进了一家小饭馆。说周洲这样娇贵的孩子到自己家吃苦,今天一定要请周洲好好吃一顿。周洲看着满眼诱人的菜谱,好久没有吃到的美味使得他垂涎,但是,最终他只点了一碗面条。尽管很累和饿,但是第一碗上来,他并没有象在自己家一样,自顾先吃,而是端到二虎妈妈面前,叫她先吃;见阿姨只和二虎合吃一碗面,他又不忍“独吞”一碗,便把自己碗里的面条毅然送到母子俩的饭碗里。忽然又意识到什么的恍然一念,挪开自己挨着二虎的位子:“阿姨,你挨二虎坐……”
  天寒雨冷,二虎妈妈要两个孩子回去。她的工作还要继续,容不得耽误和拖拉。临别,这个勤俭的女人流着眼泪把十四元钱塞给周洲:“孩子,你到俺家受苦,这点钱你拿着,想买什么就买点什么……”再看看自己瘦小的儿子,似有千言万语,化成汹涌的眼泪,擦也擦不干……
  一步一回头之间,周洲攥着经过再三推让最终还是落到自己手里的十四元钱,泣不成声……
  这个晚上他失眠了。今天二虎妈妈那单薄的但是为了家庭和儿女,不得不全力以赴的坚强的身影、为了节省开支只和儿子合吃一碗面的情形、为了表达对周洲这个娇贵娃娃到她家受苦的内疚,慷慨拿出不知搬多少块砖才能换来的十四元钱、临别告戒儿子好好念书、劝告周洲不要嫉恨父母,不要放弃学习的朴实的话语……
  二虎兄弟没有爸爸,他们连享受爸爸打骂的权利都没有,父子阴阳相隔、欲亲无期;他们的妈妈为了能让儿女好好成长而辛勤劳作,母子分离、深情依依;他们生活清贫,但是他们坚强懂事、勤俭持家,时刻把爷爷和弟妹放在第一位,而后才考虑自己;他们勤奋好学,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一致赞扬……
  自己有爸爸,但是他不接受爸爸的教育,抵触爸爸的管束,痛恨爸爸的打骂……和虎兄弟想比,爸爸的打骂现在看来,原本是一种幸福,是爸爸对儿子的一种爱……他有妈妈,妈妈也为他的幸福耗尽心神,流尽眼泪……他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但是年迈的老人们无不是围着他一个人转……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名牌衣服、昂贵用品、各种美味佳肴应有尽有。每天上网、买零食和各种物品花掉的钱,足可以够虎兄弟一家人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生活费……他上全市最好的中学、他有最令人羡慕的学习环境、他有关心自己的老师和同学。但是他忽略了老师的期望、忘记了同学之间的友谊……他什么都有,他什么也不缺,但他谁也不关心,谁也不惦记;他只知道自己快乐,只知道自己自由;他不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他不珍惜老师的谆谆教诲……
  他突然很想念父母、老师和同学,很想回到他们身边,对他们说对不起,忏悔自己以前太懵懂、太无知、太糊涂……他要对他们说,他爱他们、他愿意接受他们的教导。他要好好学习、听他们的话,回报他们的爱与关怀,改掉以前的坏毛病,做一个懂事的、有志气的、有爱心的好少年。
  他还要特意对爸爸说,他今后一定尊敬顺从,绝不再顶撞、反叛……
  这一天早晨寒霜浓雾,来到这里已经四天的周洲第一次摸黑起床,悄悄为全家做饭。他打扫院子,给羊喂草……
  这个上午他去了大虎的学校。坐在大虎的位子上,没有课本的他听得全神贯注……久违的感觉袭上心头,他突然发现,学习是这样的幸福,坐在教室里是这样的美好、塌实……
  不知道是有意安排还是巧合,老师叫同学们写作文,题目是《我的爸爸》。周洲久久凝视这四个字,眼泪滴成省略号……
  他和所有的学生一样,从食堂打来简单的馒头和炖白菜。没有餐桌和凳子,他也随便找个角落,蹲在那里“风卷残云、流星赶月”。这样的环境这样的饮食,远不能和自己的学校相比,但是他吃的津津有味,香甜无比……
  他决定,回去请求爸爸和老师,准许他从初一重新读起,弥补遗漏的知识。
 
  今天是周洲离开山村,回到都市的日子。他的心头,失落与向往交织在一起。失落的是,短短七天,他和大虎一家产生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情。要离开了,他舍不得;向往的是,自己将把变形的、全新的自己带到父母和老师面前。
  行装收拾停当,电视台的叔叔交给他一封信,是爸爸写的:
  亲爱的儿子:
  爸爸首先向你道歉。以前我的管教方式太粗暴,伤害了你的自尊心。你不在的这几天,爸爸想了很多……
  周洲的眼泪婆娑的脸,深深埋进爸爸的字里行间……
  模糊中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蓦然抬起头,一声长唤:“爸爸——”
  父亲的大手抚摩着儿子的头,心潮起伏;儿子扑进爸爸怀中,幸福的呜咽……


2007年8月4日18:23 发表 | 栏目编辑:陈澄澄
本文共有评论 2 条 | 鲜花已被阅读过 4248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 作品版权所有,如需要转载使用,请先联系我们同意,并经过作者授权允许后才可以刊登。谢谢合作!

 
您的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评论必须审核后才显示出来


Copyright © 2003~2020  铿锵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ICP05010100  广东网监备案号:4451213010701   本站服务器提供:可林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