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林网络广告条
文学首页 | 小说 | 诗歌 | 散文 | 随笔 | 推荐 | 文集 | 文学吧交流区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 >> 铿锵在线 >> 铿锵文学 >> 随笔 >> 清明来时浮想翩
 
清明来时浮想翩

 

 

文/ 小溪

 

  我们的先人,根据太阳在黄道(即地球绕太阳公转的轨道)上的位置和天气变化、动物活动规律及植物生长规律等自然现象,历经千百年的实践,把一年平分为二十四等份来反映气候和物候变化,让人们及时掌握农时,进行各项农事活动。清明节气在《历书》上有云:“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丁,为清明,时万物皆洁齐而清明,盖时当气清景明,万物皆显,因此得名。”单听一个名字“清明”,便已觉风清物宜,不失为春游踏青、放飞心情的好时机,“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清明一到,气温升高,也是春耕春种的大好时节,故有“清明前后,种瓜种豆”之说。尽管我是在城市长大的,对各种农作物和天气时令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切身体会。可我的故乡在农村,小时候和寒暑假期间大部分时间在故乡度过的,故乡的山水一直是我心底最美的一幅画,一生都不会褪色,我眷念着热爱着故乡的色彩、水土、草木、蛙声和蝉鸣。
  在我的认知里,好多美好的事情大多发生在童年时期,尤其觉得在农村的生活是那么的纯真那么的幸福。阳春三月,清风微扬,太阳朗朗地照在大地上,春光正好。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悄然绽放,在阳光的照射下,金黄色的花儿成畦成片漫延开来,淹没了村庄,也淹没了孓孓身影。油菜花笑迎徐徐春风,荡起浪花,让整个世界都沐浴在黄色海洋中。在一片黄花中,时不时还间杂着桃花的粉嫩,这让沉闷了一个冬天的眼睛忽然一亮。远眺海洋般的绯黄,近瞰花粉的飘扬,细闻空气中飘来的阵阵清香,甭说有多开心!我们漫山遍野地奔跑着,追逐着,嘻戏玩耍着,毫无心性。飘雨时分,细蒙蒙的雨丝纷纷淋淋,潮湿的空气中飘满了花粉般质感的微尘,如同画家精心勾制的田园风情画。在雨中,让衣服慢慢地打湿,空气有些冷,水滴有些冰,却丝毫不影响我们的情绪,反而通体舒畅、开心非凡……一大把一大把清脆明亮的童年时光装满我的回忆,一生挥霍不尽。
  儿时记忆里,清明时分最忘不了的事就是和堂兄弟姐妹们在长辈的带领下去上坟。大人带着酒菜饭和几个土碗,我们也急忙找出香、烛和用钱刀打的纸钱,并往提篮里塞上一大把鞭炮就跟着出发了。一路上坑洼不平的田埂小道一个接着一个,还有几座山丘。大人们大步流星地走着,我们这班小屁孩有的提着篮子,有的扛着铁锹,有的小懒虫空着手,拼命迈开两条小腿,使出浑身解数,使劲跟在大人身后,惟恐落下。到了坟山,我们兴致勃勃地在柔软的地里筋斗打滚嘻闹;大人们则眼里噙满泪水,小心地一一地取出祭祀物品摆在墓前,我们也停止了嘻闹。大人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叨念着,待纸钱快熄灭时,我们依次和大人们一样跪在地上,磕三下头。然后,“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空气中响起,回音阵阵,久久萦绕在寂静的山岭……如今清明时分,无论是绵绵细雨的天气,还是阳光明媚的时光,在细雨润面或清风拂面时,都会将我的思绪带回到那童年无忌的岁月,都会想起故乡的田埂小道,回味着那弥漫在空气中的泥土香和青草香,陶醉在童年的美妙之中。但岁月无情,流水终究远逝;慢慢地,皱纹也爬上了我的额头,童年岁月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如今每年清明,便是我带着孩子们去上坟了。我也继承着长辈的习惯,事先准备好饭菜酒、香、烛和纸钱,让孩子们跟随我逐一到坟上祭拜。最后在父亲的坟前多歇息一会,为了儿时的记忆,为了凭吊那段与父亲在一起的日子,为了不忘祖辈赖以生存并生生沿袭的那片那刀耕火种……
  清明前后的江南,每年都毫无例外地下着雨。有人说,这是上天在为逝去的灵魂哭泣;我信,天洒泪水亦有情,飘向大地祭魂灵;人人忙着祭祖坟,上坟路上欲断魂。“清明时节雨纷纷”,点点滴滴敲心扉;细雨霏霏洒满地,暮气沉重天欲坠。心系亲人泪水流,阴阳两界永隔绝;声声呼唤不复返,何人此时不思亲?也许,我们的古人把这样的节日定在霏霏细雨、万物复苏时节,就是想让人更加的触情生情,怀念先人吧?“魂断最是春来日,一齐弹泪过清明。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萧雨人归去。”思念,是清明这个节日最亮的关键词。这一天不管你是谁,在哪里,你都会思念,思念你的亲人,都想问一问:你在天堂还好吗?
  清明是祭拜故人永恒的季节,上坟就是为了纪念祖先,要人们慎终追远、敦亲睦族、及时行孝。清明到来前,我总是事先与众姐妹商议好日子,搁下忙碌的工作,着一身素装,买点鲜花和黄表纸,再亲手叠一些锡箔,和姐妹们一道带着儿孙回百里之外的老家去祭拜父亲和先辈。感情细腻的姐和妹总是沿途再采些野花和柳条,第三代的孩子们也纷纷效仿。一路上,孩子们缠着妈妈问这问那,妈妈轻轻地告诉各自的孩子:“宝贝,我们要去的地方埋葬着妈妈爸爸和你最亲爱的人,这些人是永远不可以忘记的!”孩子们很懂事地点点头。带着肃穆与哀伤走上蜿蜿蜒蜒的小路,走近故乡,走近祖坟,闹市里久违的宁静在这里实现。这里,埋葬着我的祖先,是令人回思的场所。尽管他们的命没有了,尸体腐烂或化成了灰烬,墓碑也剥落了,甚至模样也被遗忘了。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和我血脉相连。他们虽长眠于地下,但永远是我所缅怀的亲人;将来我走之前,也会吩咐我的女儿把我葬在这里,侍奉着他们,陪伴着他们……我们一起走到一座坟前,那里躺着我的父亲,49前死于脑溢血,当时骤然的打击让全家都不能相信。父亲去世后,每当遇到烦忧或情绪压抑时,我都会来到父亲的坟前,向父亲的灵魂诉说着,喃喃而语,从父亲那里能够找得到支撑下去的动力。
  仰望父坟泪潸淋,愧疚难报养育恩;泪垂两行儿难言,子欲孝时父不在。
  先为父亲送上几样供品,烧上几叠纸钱,祈祷父亲冥间有钱花、有饭吃,不挨冻。再为先祖送上供品,烧上纸钱,以尽后代之心,同时祈祷祖先保佑后代平安幸福。最后,我们又一起聚在父亲坟前和父亲说着话,絮叨着陈年旧事,一起忆父亲和蔼的笑脸,谈细细碎碎的父爱。少不更事时的父爱冲破记忆的闸门四处漫溢,浓而烈,情感便在此刻爆发,一路上的木然化做无法冲淡的悲哀,跪倒在父亲坟前哭泣的不能自已:“爸爸,你在哪里?好想你。”仿佛父亲和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要这么伤心,照顾好你们的妈妈吧,她够苦够累的。”是的,守寡育子几十载,时间在母亲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沧桑的痕迹,当年的怀抱已日渐消瘦,母亲佝偻着,老了。如今我们称呼母亲时,少了当年的依赖,多了当下的怜惜;少了当年的敬畏,多了当下的祟敬;少了当年的撒娇、耍赖,多了当下的一种责任、担当。接着一阵寂静,袅袅烟火飘然而上……祭拜完毕,我们又一起除去杂草,砍下青竹,挂上钱和鲜花在坟头,一束黄色的菊花代表着无尽的哀思。我们,怀念亲人感叹生死,把深深的记忆与纠结的遗憾放在心中,缓缓而离。
  凭吊父亲,缅怀那段永远无法挽回又永远无法忘却的父爱。记忆里提着雨鞋,拎着雨伞,手腕上还挂着件衣裳的父亲,常常一言不发地站在雨幕中静静地等着。很多年过去了,每逢下雨忘带伞时,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父亲送伞的情景,想起这份关爱的厚重。两把伞,一把是我的,一把是父亲自己的;送到后即时转身离去,不多言一句。父爱,裹在粗砺的坚硬里的温柔。这分温柔只偶尔闪现一瞬,需要有心的子女在转弯处的回眸一瞥,收藏,视为一生最大的珍爱。
  父亲还是个能工巧匠。他不仅会烧一手好菜,还每年自己动手粉刷墙壁,给地板上油漆,修理椅子,铲深洗衣板沟槽,把简朴的家打理得干干净净。父亲还有点情调,时常的给家里那个深蓝色花瓶里插上几枝生机盎然的鲜花,想方设法在巴掌大的地方种植些花草蔬菜。那时我们家住的是传统的典型的江南民居建筑,布局为坐北朝南,前后有几进,沿中轴线排列,每一进都有上房(堂屋)、两对厦(厢房)和院落。勤劳的父亲不知从哪搞来些砖,斜插在泥土里,把院落靠墙脚处做成两个对称的小小花园。一个种菊花脑,一个种花草;还在过道墙脚处种了几棵葡萄树,藤就爬上厢房的屋顶。有一次父亲去外地出差还带回一棵两米多高的桑树苗,种在院落的西南侧。父亲说,桑树长大了可以供你们养蚕。院落,是我少年时的乐园。记得父亲的花园从我读小学时开始进入了茂盛期,春天一到,花园里会交替出现迎春花、兔子花、月季花、一串红、美人蕉、牡丹花。秋天,花园里还会绽放出五颜六色的菊花。即使在冬天,泥土里也会突然冒出一种长得很精神,红得很艳,花瓣一丝丝卷起的不知名的野花。我惊叹,这花如此不畏寒冷。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时候,院落里会有彩蝶飞舞和嗡嗡的蜜蜂。收获桑葚和葡萄的时候,是我们姊妹几个和小邻居们盼望的盛事。我们围着桑树站定,父亲用竹竿用力地敲打桑树枝干,桑葚便会像雨点般落下。树下的我们必须按父亲的要求遵守“规矩”:把脚周围的桑葚捡拾干净后,才能移动脚步,怕不小心踩碎那些可爱的桑葚儿。一小篮一小篮紫黑的桑葚拾满后,父亲用水冲洗干净,我们就美美地饱吃一餐。他笑眯眯看着我们美滋滋的吃相,自己却舍不得吃上一颗。葡萄侧是满满地诱人地躺在房顶上,父亲叮嘱我们扶好梯子,他带着箩筐上房采摘,箩筐把上还拴了根绳。箩筐装满后,父亲便一点点放绳直至箩筐下落到地上。晚上,花园里还会传来各种天籁之音,诸如青蛙蟾蜍呱呱的叫声和蟋蟀唧唧的吟唱。晚上蟋蟀唱得欢,有时会招惹抓蟋蟀的人翻进篱笆墙,把花园践踏得一塌糊涂。清晨起来,看到花园被破坏,父亲会无奈地摇摇头:蟋蟀一叫,花园遭殃,我们又得忙一阵子了……
  稀疏的阳光慢慢融化着清冷,无边的落叶蝴蝶般飞舞,一如生命的最后归宿那样,挣脱树的怀抱,投入泥土碾作香尘。想起逝去的亲人们,心如细麻,隐隐酥痛。如此写下对亲人的思念,为那些逝去的先人记录下生命的印痕,因为他们从不曾离去,永远活在我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又是一年清明时,我又会默默伫立在父亲和祖辈的坟前,轻轻抚摸着墓碑上的纹理,思念熟悉而又久远的父亲。人,如风尘般总要归于自然;或许,这就是最终的归宿吧?源于自然,归于自然。我们所能做的,不是让死亡来得迟一些,而是当死亡来临之时,不留遗憾。


2015年3月27日13:12 发表 | 栏目编辑:吴华文
本文共有评论 0 条 | 鲜花已被阅读过 830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 作品版权所有,如需要转载使用,请先联系我们同意,并经过作者授权允许后才可以刊登。谢谢合作!

 
您的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评论必须审核后才显示出来


Copyright © 2003~2020  铿锵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ICP05010100  广东网监备案号:4451213010701   本站服务器提供:可林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