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林网络广告条
文学首页 | 小说 | 诗歌 | 散文 | 随笔 | 推荐 | 文集 | 文学吧交流区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 >> 铿锵在线 >> 铿锵文学 >> 散文 >> 叶尖上的一滴水珠
 
叶尖上的一滴水珠

 

 

文/ 小溪

 

  看见的,看不见的,清风轻轻吹过,一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记住的,遗忘了的,只留下了一地微微晃动的迷离树影。
                      ——小溪
 
  夜深了,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大多进入了梦乡。初秋的夜,静谧的都能听到针落下的声音。黝蓝的夜空中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满天宝石般的星星簇拥着明月。偶尔飘过几朵薄薄的云,让人感受到星体的移动。
  小区内也是一片宁静,闯进窗内的风是那么的清新,夹杂着阵阵芳草的香味,还有些许淡淡的桂花香。室外的花、草、树、木都一边仰着脸沐浴着月光,一边贪婪的吮吸着空气所给予的清新回馈。虽已到了初秋,江南的植物们却丝毫没有感知秋的来临,树上的叶子还是那样的绿,那样的挺;只是,气温再也没有了盛夏那样的酷热。自然将夏秋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显得那样的和谐、宁静。这是一幅天作的画,一幅让人看了都恨不得屏住呼吸,生怕打破这宁静的画。
  忙碌了一天,眼睛有些涩,思绪也有些不能集中,干脆起身来到户外信步游走。路灯下的小区绿化带,枝叶清晰可见。注目下,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儿,以千古不变的态势盘坐在叶尖之上,晶莹剔透、纯洁无瑕、娇艳欲滴。叶颤抖着,水珠紧紧地拉着叶儿,脉脉含情、久久不愿松手。显得是那么的依恋不舍,是水珠在做最后的告别?这一瞬的场景,好似一对情侣的生死离别。看到此,不由得心生一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意境,万物也是有感情的呀!我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触感,于是屏住呼吸,默默地注视着,深怕我的呼吸打扰了这一对情侣的别离叙怀。
  空气流动着,水珠慢慢在下滑。唉!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不管水珠与叶儿如何的柔情缱绻,晶莹的水珠还是滴落在我的手心上,又漫漫化开、坠落下地。水珠啊水珠,这无法挽留的岁月,不管怎么依恋和不舍,都会在悄无声息中流失呀。
  我轻启心窗,放飞思绪。人世间只有两种东西弥足珍贵,那就是不停飞逝的岁月和绵绵无期的情感。当初,我深情地望着她滑过的轨迹,目送她远离时,不也如这水珠一般?如今,她在彼地生生息息,我在此地翘首顾盼,牵念之线始终飘荡不断,可终也盼不回她的回首一眸。岁月,人力无力改变;情感,却完全可以超越时空留下永恒的痕迹。
  九月的夜敲打着我的心窗,世界安静的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能看到心潮澎湃的壮势。一个人伫立在夜空中,好想叫醒沉睡中的她,和她说上两句。可我没有这么做,因为我想一个人静静的感受这黑夜带来的宁静,也怕惊扰了她甜美的梦境。
  朦胧的月光洒在我的脸上,手表上的指针已经走到了3的位置,我却没有一点点的睡意。同样的夜晚,同样的孤身一人,于这相似的月色静谧中,在不同地点变换中,我已开始了沧桑。
  静夜,目睹水珠与叶儿的生死离别,勾起起我对往昔无尽的思念,想到更多的是一种向往一种追求。随着走过的岁月、经历的事逐渐增多,睡眠时间便越来越少,入睡的时间也越来越晚。就算一早躺在温暖的床上,睡意也会被脑海中不断涌现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种种真实的、幻想的片段不时的呈现而久久不能入睡。那些模糊的、清晰的片段,也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直到耀眼的晨光透过窗户点亮整个房间而停止。为了工作为了生活,还得从床上爬起,拖着身体开始新一天忙碌的工作。
  今天的夜和往常的夜一样,没有樱花,没有流萤,也没有虫鸣,有的只是这一径的月色和意念中的她。因为心中揣着她的身影装着她的信息,这夜也变得不再单调,人也变得丰富了起来。只是,多了一份怀念,怀念过去的幸福与快乐的生活,怀念过去的交往和甜蜜;也多了一份感谢,感谢还有黑夜和寂寞陪伴着我,感谢静谧的夜给了我一份难得的安静,感谢寂寞让我知道失去的或许应该再找回来。感谢这一刻,世界只剩下简单,心在默默地祈祷,祝福着远方的一颗心。
  玄月当弦流水韵,秋风为伴落花情;幽歌一曲三千梦,藕断丝连意难平。
  玄月当弦流水韵,秋风为伴落花魂;幽歌一曲三千梦,思念无声却有痕。
  初秋的夜,已变得凉爽。仰望浩瀚的夜空,总觉得上天能看到地上的一切。所以也总想告诉上天:你看到了在地球的某个角落,有一个憔悴的男子在安静的黑夜里伫立着吗?那便是我。上天呀,请你告诉我那心爱的:“我很好,我真的很好,只是有点儿思念。”也请你告诉我,夜已深,在世界某个角落的她,是否已经入睡,还是像我一样在这寂寞的黑夜思索翩翩,难以入眠?
  时至中秋,心像被一块柔曼的丝绸一层层的缠绕。不敢触碰心,那是因为心太软;不敢拨弄弦,那是因为弦易断。遥想当初遇见她时,恰如枯树发现一抹新绿般的欣喜。她走后,这日子不再是日子了,而是在细数光阴。……当那个被秋风吹皱的故事,误撞了房檐上的风铃时,空气中响彻的尽是思念的叮当。秋夜,不再是祖母蒲扇里的童年,不再是七夕泪雨的飘洒,也不再是感情的改弦更张。秋夜,她是岸的眺望,树的期待,是对既渡和未渡的帆遥遥地一推,是无数成熟的渴求。秋夜,她是静谧中的温馨和流动。秋夜,让心门敞开着,让星月闪烁着,她是爱情的记忆亮起后的光华。
  我怀想,当清晨的第一缕风吹开我的窗,那一刻心能被牵动吗?我能看到窗外与我对坐的,是手持着青花瓷的茶杯,对着我低眉轻语的倩影吗?
  弦起的那一刹那,我的心被唤醒,反而更多的记忆又都变得模糊,唯独她笔下的那枝枝馨绿,飘散出缕缕的香魂。于是,一颗心在向另一颗心笔诉着:
  “你好吗?笔落处,我不想修改一个字,只想跟随旋律,和你做一次深刻而平和的交谈!因为很久了,你拒绝我的任何文字流落到你的眼中。字是水做的,入目便会随眼流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如此吧!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我很深信,你的目光又何曾离开过我,就像我无法离开你一样……
  我不敢说,拒绝是在蓄意。可是我知道,雪是清高的,越是亲近,越是逃的远远的,只留下一滴滴晶莹,从手心中滚落。因而雪的轻柔与冷俊无人可以触摸,所以你才选择了这种“特殊的方式”。今日,秋风阵阵,漫步中夜,我又想起了你,仿佛一切都落入尘埃,这种感觉真好。所以我想告诉你,没有你的日子,我不再孤寂,因为我有对春的回忆。
  月,高洁明净,清澈如水。此刻,你是否和我有着相同的心境与情调来读月,读月满怀的清幽,读月恬淡的微笑,读月娴静的思绪。
  静夜,我心开始经不起一丝寒香的惊扰,逼迫着我思,我念,遇寒而立,遇暖而散。在每一次深情的探视时,我都展开微笑。在无数个平实而悄逝的日子里,我不会轻言我的痛楚,因为我怕你会有和我相通的心伤。在一篇篇素稿中,我不会轻言我的不悦,因为我怕又伤了你。在一个个公开或不公开的场合中,我不会轻言想你,因为这样的话说多了将失去它原有的意义……我不会轻易流淌笔墨,这枝羞涩的笔,能记下的除了月色、星光、云彩,还能有什么呢?你是知晓的,在月的阴晴圆缺里,我更喜欢的是残月。莫大的蓝穷中,月微笑着面对孤独,将自己的心思微妙的流泻在严静的天空下,落在我的小窗前,我能做的就是撩起窗帘,放进清音。”
  ……
  意念中,她微笑着看着我。
  微笑,是她给我的承诺,微笑也是我们习惯的选择。任凭时空多么遥远,无论夜晚还是白天,不管身影隐藏还是闪现,总感觉你没有走远。月下,我展开花笺,你的微笑又一次浮现在眼前。是的,无论在什么情景下,无论是深深的凝想还是渐渐的淡忘,有你就是幸福。
  岁月,进入了一个“默声的时代”。曾经的期盼和真诚,而今却似乎成了复古的新潮;曾经的亲切交往,而今却变得越来越没味道;曾经质朴的纯情,而今也很难再找到。我们,渐渐成为了“陌生人”,生活的圈子也开始了默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开始变得悄无声息。释言的时候,只能任凭指尖飞舞,在眼前的屏幕上刻画出我的悲喜哀乐。寂寥之时,试图用文字驱寒取暖,却又没有勇气于屏前赤裸裸地剖白自己。总是不自觉地,给文字披一层华丽而含蓄的外衣。
  我笨拙的笔无法把思想潜伏起来,放任光阴从指尖上流走,因此便想停止写字。可我又知道,即使我不刻意记忆,时间也不会因为我的思索而停滞;它依然行走,依然走的那么从容镇定;依然一往无前,一直要走到——我对“企盼”这两个字完全陌生。
稠密的尘事太过厚重,压住了纸的轻狂。我在上面反复书写那些生命的过往。于是,那飞天的轻盈,成为我永不消逝的向往。
  几米说,生命里总是有人不断地进进出出,但永不会消失。在这秋风徐徐的深夜,赊尽流年。那些零乱的心思,一簇簇的渐次开放,细细碎碎的过往业已散入夜的苍凉之中。我试着学会遗忘和忽略,可不经意间又记起,唏嘘怀念……
  有些人值得一辈子去怀恋,有些人见过就忘。今夜,删除了些许以为已经淡忘的心情,却不曾想它们竟历历在目,像掌心的纹络一样清晰可见。
  多少夜,伴灯听雨,始知多少心事郁郁难谴。
  多少次,冷风扑面,方知缕缕情怀丝丝成茧。
  你一转身,瞬间坠入冬天。我一转身,突兀邂逅思念。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天涯路远,关山迢迢,心路隐隐,红尘中能有几个人能守住这份心灵的默契?
你我之间,咫尺天涯,弹指即破。惟有文字、音乐和这茫茫的夜与我簇拥取暖,焙干潮湿的落寞。又借一阕词的婉约,泅渡人生。秋水望断,烟花瘦尽,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百转千回的心绪,如杯中的茶叶,翻腾,疏解、散开……
  “青衫谁许记狷狂,剑气箫心作寻常。浮名身后醉何妨,杯中酒剩去年香。”去年香,去年香,而今寒窗冷雨一灯盏,若情尽,还道有情无?
  唯愿自己是这叶尖上的一滴水珠,从清晨到夜晚对你凝视,让每一个日子都化为一声声衷心的祝福。


2013年11月17日20:50 发表 | 栏目编辑:筱全
本文共有评论 0 条 | 鲜花已被阅读过 925 次   
查看本文的评论

© 作品版权所有,如需要转载使用,请先联系我们同意,并经过作者授权允许后才可以刊登。谢谢合作!

 
您的大名: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评论必须审核后才显示出来


Copyright © 2003~2020  铿锵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ICP05010100  广东网监备案号:4451213010701   本站服务器提供:可林网络